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玩天下 展示民間工藝 弘揚傳統文化

雅玩阁:欢迎朋友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有关 本人详细信息 苏州光福李建丰 身份证号:320524641125581 手机:18915584858 QQ:196873890 (有和本人需发生经济往来的朋友请务须看准本人真实信息,必要时可视频,假如朋友发现有人假冒我苏州光福李建丰进行行骗,请立即去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情,谢谢配合。希望各位朋友相互转告)

网易考拉推荐

新书介绍:《中国核雕》  

2010-12-07 11:52:46|  分类: 资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书介绍:《中国核雕》
《中国核雕》,作者:叶志明;全书25万字,由苏州古吴轩出版社出版发行。
 
封面:
 

 
 
 
 
目录:

 
 

 
 

 
 

 
 
 
正文:
 

 
 
 
后记:
在挖掘机的轰鸣中,许多村落正在消失,现代文明切断千年传统。
挖掘机在轰鸣,“产业带”、“经济圈”、“开发区”……伴随着各式各样的宏大理想,这些词语从无数份规划书中倾泻而出,地图上被大笔划出一个又一个的圈子。许多田野,正在被这些圈子挤压吞噬,被经济的热力蒸腾,从地图上挥发成过往云烟。
村落走得太快,几乎没有时间停下来感怀。对目前的状况,只是在回忆时略微流露出一些怅惘。其实这不是由农民变更为居民丢弃所有农具的事,它意味着的是千余年的农耕传统文明正在中断。
在穹隆山与香山的接壤处的中间,从起伏山岭的西南绵延过来,之间包孕了一个狭长的山地,如长长的舟楫,名叫舟山。不过时代的欲望像巨大的翅膀,正在这座老村的上空徘徊,地平线上的变化最能直接反映一个地区的变化。几十年来,水泥不但侵占了砖木结构,也在向心灵发起进攻。文明的冲突体现在村子的每一个角落里。商品房从零星竖立到大规模铺排开来,外来人口越来越多。而原来由窄窄的石桥越拓越宽,最后和宽阔的柏油公路相连。也许有一天,挖掘机会光临舟山,舟山也会被拆掉。如果舟山消失,那么,农耕时代的痕迹将被完全抹去了。
触摸着周建明大师早年专为我创作的“弥勒”核雕,突发想起了“因果”一词。
     “因果”这个词很简单,就是种子跟果实的关系。比如核子与核雕,核雕与技艺,技艺与修养……同样存在着原因与结果的关系,并且无处不在,并在不定时地在回转。很多人说,我不信因果。为什么不信呢?因为没有昨天的你,就不会有今天的你,这就是因果。我们一生中每天都在做这样的重复,但很多人却感觉不到这种重复的不存在。
      其实你只要认真体会一下,昨天的你、今天的你和明天的你,每个时间点都会重复很多事情,即便是在一天当中,我们也在重复做着很多事情。比如我们的某些念头会反复出现,有些事情甚至会在我们的一生中重复N次。这样的重复也叫轮回,也就是说,现在的这一秒钟对下一秒钟会产生效果。因为有轮回,所以,我们必须负责任,做好自己目前每一秒的事情,因为,没有前一秒的付出就不会有后一秒的收成。
    既然生活中处处有因果,那么艺人会对核雕产生作用,我比拟为“因果”效应。实际上是对自己所做的事,比如肢体动作、言语、内心的所思所想,必须要负责任。比如,一粒唾弃之物,蜕变为神奇的艺术珍品;比如,凭藉雕虫小技,演绎出了物小势大风流乾坤的传奇;比如,靠七八个人,在几间破屋里,培育了中国核雕产业重镇……如此比如在舟山村很多,但我最想说的比如是,现代社会发展迅猛,当下有些人急功近利,有人希望所有事情都能速成,有人希望少付出而多收获。
信息的浪潮使得舟山村宁静不再,发达的媒体和各种名誉称号都在暗示,在如何做强做大之际,名声的打造胜于了技艺的打造。于是沽名钓誉者与脚踏实地者开始角逐,由此我们的需求和情绪,被不断变化的信息掌控,而失去平衡,以至真正的技艺遭冷落。在这个时候,我们非常需要能反观内心,从心灵深处去寻找自己的真正需要。我敬仰佛,但不参佛,对于当下的发展的迅捷,传统工艺沦为产业化的境遇下,学习及认知“因果”这个两千多年的老词及对现代人来说已经很生疏术语,我认为意义非常。
明代秀才魏学洢所写的《核舟记》中记载的明代苏州常熟核雕家王叔远运用果核创作的东坡泛舟赤壁“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山高月小,水落石出”的情景,让世人一睹了核雕“而计其长曾不盈寸,盖简桃核修狭者为之。嘻,技亦灵怪矣哉!”的风采。核雕从明、清至民国,核雕技艺发展坎坷曲折,在清末年间“舟山核雕”一度享誉海外,并由此形成了历史上著名的雕刻之乡——舟山,在那里薪火相传,孕育了几代核雕艺人。但由于官方档案和史志对民间工艺记载的局限性,发生在舟山的核雕历史“事如春梦了无痕”如云烟般在眼前飘逝了。它们更多的是社会公共的记忆,缺少生动的细节、鲜活的故事,于是乎在建国后“舟山核雕”发展的转折点——“舟山雕刻工艺厂”创始人问题上,版本很多,但大多是人云亦云,以讹传讹,有的甚至杜撰捏造史实,成为了“舟山核雕”传承工作中永远的硬伤。
君特?格拉斯在反思德国历史的《剥洋葱》中说,“回忆可以作弊,可以美化,可以伪装”。历史是否也是如此——历史可以作弊,历史可以美化,历史可以伪装?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一世纪“舟山核雕”的一百年发展史中,提供主流的历史的确在有意无意间忽略了真相。在瓣瓣洋葱之间,被遮蔽或忽略的故事,越往深处,越能感受到光阴背面那种灰色。剥开历史的内核,呈现出来的是辛辣和酸涩,令人唏嘘,泪流满面。君特?格拉斯在《剥洋葱》中写到“一件东西能使人洞察一切,这就是叙述者在波罗的海海边捡到的琥珀。”我在撰书期间的调查走访中同样也打捞出了一些琥珀:钟年福的核舟(新中国第一位核舟制作人)、殷荣生“殷派”罗汉(周春林收藏)、须吟笙的“写实罗汉”(周雪官收藏)、钟元庆的“浪漫罗汉”(谢才元收藏)……这些东西经几十年触摸,已如琥珀一般而难见核的本质,但透过温润莹亮的包浆,还是可以看到核雕形成时保留着的原始信息,及几代手艺人的寂寞、孤独、苦酸和泪水。
“历史总会被记起”和“斯人已逝”两辑说的都是旧人旧事,作者撰写的目的是想还原史实,希望能打捞一些历史的残骸,在今天引起注意。于是在2006年~2010年间,我以香山为轴心进行了一次穿越核雕形成及传承轨迹的旅行,走访了民间120位艺人,追溯了其各代艺人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守望经历,倾听他们几十年来对核雕的深深体悟。通过在民间找寻到的只鳞片羽资料,我窥察到了“舟山核雕”一幅幅曾经丰富多彩、跌宕起伏、自然真实的历史画面,从1910年到2010年“舟山核雕”的百年跨越间,舟山核雕经历了民国、抗日战争、共和国成立、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在一百年中风雨兼程,在一百年中旧貌换新颜,在一百年中春风化雨,也在一百年中春华秋实。
老村舟山,轿车每天穿梭带走了核子,留下了数不清人民币。于是这里充满了希望,也充满了遗忘。《大品般若经》里有云:“言说是世俗,是故若不依世俗,第一义则不可说。” 在本书杀青之际,正逢参与2010年苏州工艺美术职称评审工作,其间我又发现一批核雕新生代。他们是吴建东、陶美华、夏栋、谢春洁等,当我前去舟山采访时,他们话语不多,人都很纯真,作品中洋溢着一股青春的气息,与今天很多过于商业化和程式化的核雕有着经纬的差异。我相信人生真正的好东西都是“澹兮其若海”(《老子》)不可说的,如舟山的承莉君、光福的陆小琴,都很少说话,只是默默地生活,享受农耕时期灿烂的阳光和古镇历史文化的气息。他们躲避了怪诞离奇包围,藏在一些不世俗的地方,没有迷失,没有狂乱,在平凡中的雕琢着非凡。他们的作品绝对不属于闹市,从中让我读到了久违“澹泊”一词。
核舟与舟山、香山与光福,因为有了他们使时间和空间传承有序,他们目前手上的小物件以及手上的技艺,我坚信都会生成文字而被记载历史,有些东西还会比一个人更为长久地存在着。因此我希望年轻一代如上面几位一样,少说,务实,勿燥,让时间和作品来可证明一切,并记住舟山雕刻工艺厂老厂长钟年福的一番话“我不是什么大师,我只是一个手艺人。核雕的入门不难,难的是在热爱核雕和热爱金钱之间的把握,决定技艺的高低就在二者间的把握。其实做和说是两个行当,我当自己是个做活的人,所以不大爱说,因为说多了,就不大能做活了。说得文雅一点,一粒核在没刻雕前说不清楚,而刻完了也就不用说了,我还是觉得核雕艺人的手艺应该和收藏者的把玩是一种缘分的契合,完全可以手的触摸来建立沟通语言,而不是站在人前说大话,说大话是语言艺术,不是核雕艺术。”
上面谈了“因果”,下面再说“轮回”。因为“因果”与“轮回”是一种辨证关系,每个人都必须承认刚才的那一秒钟对现在会产生影响,现在的这一秒钟对下一秒钟也会产生影响,由此导致不同的循环。很多时候我们想要的是快乐,但由于我们对自己的行为不负责,当下的行为成了痛苦的来源,对别人也造成了伤害,这样,快乐又能从哪里来呢?所以,我们要把现在的所作所为变成以后快乐的种子,这就是轮回。轮回的这种循环,是促使我们每个人在撒播种子的每一个当下就要思考到将来应该怎么去呵护种子的成长。
往返舟山的途径我走了N次,原来的乡级公路已被宽绰的公路覆盖,在这个江南的梅雨期,“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欲留下自己的脚印,已是徒劳。踏雪无痕,雁过留声,但我相信“大道无痕,润物无声”的意境。梦里舟山,斜晖脉脉水悠悠,此时我读到了自己影子,像一个虔诚的僧人那样,一直伴我向前!
本书在撰稿中,得到了苏州工艺美术博物馆馆长马建庭先生、苏州工艺美术学会邢伟中先生、苏州职业大学艺术系主任李涵教授、苏州市吴中区工商联合会主席周黎敏女士、北京电视台编导王遇老师及《苏州园林》杂志社主编周峥老师的指导和多方面的帮助。
原苏州烈士陵园管理处主任高国石先生,舟山核雕前辈钟年福、须吟笙、殷荣生先生以及当代核雕传承人宋水官、周建明、陈素英、须培金、殷毅军,当代核雕名家钟火元、周雪官、许忠英、钟秀琴、朱红为、李建丰、陈敏、殷晨月、陶菊英、陈云华、周春林等为作者无偿提供了资料信息,在此一并表示衷心感谢。
特别鸣谢在京“北漂”的叶乙树同学,为本书的图片处理及装帧设计予以了帮助。
限于水平和时间,疏漏、差错在所难免,敬请读者不吝指正。
                                                
叶志明
庚寅年小雪于西塘河畔若水斋再记
 
 
 
 
 
 
 
附作者三年前的一份自我介绍:
我是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
老主委陆明观老师嘱我写个简介,为此,我苦待了许天难以提笔。
感谢民进吴中区委领导的厚爱,推荐我申报民进苏州市委先进个人,面对这份荣誉,我很是懵懂。说实在话,我在民进仅是一名新会员而已,只不过努力地学着以老会员为楷模,如何使自己合乎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的标准。现在我再一次细读民进章程,觉得自己算不上称职。即使被评为先进会员,我还是认为做一名称职的民进会员更难能可贵。2006年我出席了市、区多个社团组织的换届会议,席间我发现无论是换届前还是换届后,似乎民进会员是不可或缺的,他们如一道光环不时地在闪烁着。令我一次次享受了来自民进大家庭的温暖及自傲,也令我进一步认识了作为一名民进会员该如何履行自己的职责,来充分民展示会员的风采从而体现民进会员价值。下文在几个方面我向组织作一个汇报。
 
 
一、        我与艺术创作
我与美术有着一种不解的情结。
2007年是国家恢复高考30周年,30年前, 16岁的我作为高中在读生被吴县中学推荐参加高考,应试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因身体(眼睛色盲)原因而未能就读。高中毕业后进厂工作, 1982年再次高考,我又以全省第三名的高分被苏州工艺美术学校破格落取,因单位原因第二次失去求学深造的机会,次年应试职工大学被落取,又因单位不同意第三次失学。1984年征得单位同意,终于准我报考职大(现常熟理工学院),条件是毕业后必须返单位工作,在校期间任团支委、班长等职。毕业后任单位科长、厂办主任、副厂长、厂长等职,可谓一帆风顺,但痴迷艺术的我放不下心中的理想。为此于1990年我只身去北京中央美院报考专升本(每专业12人),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央美院(平面设计专业),又因单位原因及学费等问题再次弃学,1992年因实在难以割舍对艺术钟爱的情结,辞去职务,退出单位的福利公房,来到吴县开发区谋发展,受聘于吴县工艺美术公司。1996年再次辞职,成为一名职业设计家。现在屈指算来,已有整十年,俗话说“十年磨一剑”,期间我的设计作品获得过国家、省、市大奖多次,发表论文三十余万字(国家级核心刊物),代表作有:中央电视台军事天地形象原素;江苏省青少年科普基地——中国华南虎科普展示馆;第七、八、九、十届天平山红枫节;江苏省宝带实验小学第一、二、三、五、六届外国文化周;苏苑中学、吴县中学、长桥中学、宝带小学、东渚实验小学、叶圣陶实验小学、越溪实验小学、东湖小学、常熟花溪实验小学、碧波中学等校园文化策划;苏州规划展示馆大型壁画《锦绣苏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8届世遗会——中国世界遗产墙;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安徽省陶行知纪念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使团办公区中国园·易园文本设计等。
 
 
二、        我对知识分子、民进的再认识
我是在2004年向民进吴中区委提交入会申请的,首次阅读了《中国民主促进会章程》,对章程中“中国民主促进会是以从事教育文化出版工作的高中级知识分子为主的……”这段话感触很深,并盼望自己能溶入“知识分子”行列这个夙愿快此实现。入会后,追随民进吴中区委陆明观主委、文艺支部万金声主任等老师,在他们身上学着怎样做一个中国的“知识分子”。
我好读季羡林先生的文章,先生一生头衔很多,但他异常在乎“知识分子”的称谓。一个著作等身的国学泰斗如此敬重“知识分子”称谓,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做中国人的一种责任。为此,我不由想到2500年前的孔子的一部《论语》中反复提到“礼”和“仁”。在《论语》中“礼”一共出现了74处,“礼”就是“礼,履也”,是一个人必须遵守的规范和履行的责任。“仁”一共出现了105处,“仁”就是“仁者爱人”,是对人要有爱心、孝道、敏惠和宽容。仁的核心就是由血缘而扩展的爱,这种爱是社会责任心的爱,是陶行知所述的“爱满”崇高的爱。
在民进这个以“知识分子”组成的大家庭里,我恪守着中国知识分子“正心、修身、齐家”的操守,对自己非分之想进行“克己”;对承认与承担家庭、民族、国家的责任进行“复礼”。把娴熟的专业水准与社会责任心相溶合来实践自己心中的理想,其实,一个有作为的人只有溶入社会群体中,人才会实现自我价值。一个人只有在社会的承认下,人才有自我存在的意义。这是我对知识分子的再认识。
05年参加市民进组织的新会员学习班,学习材料只是一张讲义,只印上几行字:“自胜利之后,我们几个朋友不期而然的常常凑在一起,闲谈中不免涉及当前的政治问题,想找一个国家、民族的出路。不过这只是书生本色而已,谈过就算。……但是一天又一天的,空气愈来愈沉闷,心灵的压力愈来愈重。单是空谈仍决不能有补于实际,于是刚在几天前,我们谈起了组织一个‘中国民主促进会’,以促进民主政治为目标。”——马叙伦《胜利中国的瞻顾》
仅只言片语,经曹友德副主委精辟阐述,使我在字里行间读出了责任和使命,加入民进是一种殊荣,但这种殊荣须由责任和使命来铸就的。这是我对民进会员称谓的再认识。
为此,我利用自己在艺术圈的影响力及社会活动能力,主持恢复了苏州工艺美术学会的工作,2005年经学会换届选举出任市工美协会副理事长、《苏州工艺美术》编委、吴中区文联委员、民艺家主席、苏州市人事局民间艺术家评委、中、高级工艺美术系列职称评审主任委员等职。在民进吴中区委任委员、文艺二支部主任等职。
 
 
三、文化行为与文化责任
我是2002年起出任中、高级工艺美术职称评审委会评委,在历年职称评审中,许多身怀绝技的工艺家因学历、外语、计算机(三座大山)没有通过,而被挤出国家职称大门。这种现象因国家职称评审条件的滞后造成了苏州市传统技艺传承的硬伤,更挫伤了传承人积极性。在苏州市人事局张厚和局长及职称专技处赵永翰主任支持下,我写下了《关于开展评选苏州市民间工艺家的报告》送交了市政府相关部门,报告历时三年,几经修改,终于在2005年由苏州市人才办等5部委联合发文并形成文件。从此在苏州拉开了抢救传统民间文化的序幕,然而由于国家改革后政企分开,企业转制,技艺人员散失,文件下达到区、镇、村后无法直接与民间工艺家取得沟通,尽管媒体加以报道,但返馈的信息寥寥无几,这种被动的局面甚是难堪,但更难堪的是苏州具有千年历史的民间技艺时刻面临着濒临失传的威胁,为此我与赵主任商议决定,由我利用走访苏州传统技艺集散地进行调研及传达疏通申报民艺家信息渠道。我用三个月的时间,走访了常熟、张家港、太仓、吴中、湘城、平江、金阊、新区、昆山等地,调查种类几乎涵盖市工艺美术整个门类,访问近50位民间艺人,请他们迅速与市区镇人事局联系,领取申报资料参评。
2005年3月苏州市诞生首届民间工艺家,颁证大会在苏州隆重召开,市委杜国玲副书记出席了大会并作了重要讲话。会议结束,我的双手被首届民间工艺家们紧紧的握住,在一片感谢声中我内心激动无比,以我为一名民进会员而感慨,因为我在此项工作尽了一名民进会员的责任。同年吴中区人民政府筹拍《吴中民间工艺》专题片共计七篇,我应邀主持了该项工作,拍摄开机时值盛夏,我走遍吴中东山、木渎、胥口、光福等地及许多古村落,走访吴中民间工艺传人,最后确立拍摄对象,完毕了拍摄工作后,在全区工艺调查的基础上,对全区民间工艺的种类、民间艺术家的生存情况;工艺产业带与零散孤立的传统原产地特色工艺品的分布,我有了一个清晰的轮廓。
吴中区目前形成比较密集的工艺产业带及种类主要有:香山古建(代表人有:薛福鑫、杨根兴)、金山石雕(代表人有:吴福云)、藏书石壶(代表人有:蔡金兴、)、冲山佛雕(代表人有:李兴荣、李菊泉)、红木家具(代表人有:史忠明、钟景德、王氏弟兄)、光福玉雕(代表人有:孙林泉)、核雕(代表人有:周建明、周春林、陈素英)……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全国工艺美术24个门类,苏州占22类,那么吴中占多少,吴中区与上世纪的80年代——90年代相比,刺绣、木雕、缂丝、制砚、青铜器、蔺草制品等门类。这些原来在全国、省、市占优势的传统项目,目前已经具有危机感,有的甚至濒临失传:例苏州古琴制作(代表人:裴金宝)、苏州制砚(代表人:蔡金兴)、苏州仿古木雕(代表人:陈忠林)、砖雕(代表人:潘志慎)、苏裱(代表人:浦海明)、仿古青铜器(代表人:赵毓琪)等,他们都是响当当的工艺名人,也有响当当的艺术作品。但是,他们的传人(特别是很有发展前途,有创新能力的传人)少之又少。由此,如何传承我区的优势工艺项目,组织散落在吴中区各地的非优势项目向新的高度冲击,培养新的工艺人才,使之后继有人,是我们肩上的责任和义务。
于是,二份关于《吴中民间工艺调查报告》、《如何在市场经济、城市化建设中传承吴地民间艺术的意见》也就运用而生,经区委主管领导、区委宣传部、区文联同意决定筹办:吴中区民间工艺家协会,民间工艺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能让其随着工业化、现代化进程,在时间的长河中逐渐消亡,而应该让其在党和政府的关心、关怀和支持下得到全面的继承和发扬,流传于世。我想通过协会搭建一个平台,让来自不同艺术形式、不同艺术流派的民间工艺家在这里展示他们的风采,从而实现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促进交流、相互切磋、共同推动我区民间工艺事业的发扬光大。我经过近二年的筹办,于2006年4月正式成立,区委孙卓副书记、市文联副主席等领导出席了大会,在第一届会员大会上,我被选举为首届民间工艺家协会主席。
 
 
四、        会员职责和职业
平时在与朋友闲聊时,常常问我在忙什么,我常以“学做中国人”而应之。事实上,城市化进程的加速日新月异,一个个独具现代气息的新城迅速崛起,人们再回首时已是高楼大厦、宽阔通衢的现代化新城,而在新一代中他们的记忆深处对那些历史遗迹已荡然无存了。这是在发展变化中的一种硬伤,吃着肯德基、看着哈利·波特长大的中国下一代,如何茁壮他们的本土文化精神和文化心理气质,实现民族文化的传承?其直接后果是未来我们的年轻一代在理解和接受西方文化的同时,弱化了民族文化意识。东方优秀文化的历史传承就无法完成。文化是深入到骨髓里的一种精神气质,一旦破坏,后果不堪设想。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与一中学校长谈校园文化建设,他希望我能策划适合中学生兴趣的爱国主义德育内容,我针对目前应试教育而造成的高中学生在成长过程中道德情操的缺失现象作了一番苦心策划,从形式到内容博得学校好评,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知道德育这门课不同于文理科,一个人德育的缺失是很难再补课的,学生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的最好时段因在儿童时期,为此,近年来我把校园文化工作的重点选择在小学,作为宣传民族文化的基地,希望通过我的努力把传统文化的火种能在儿童少年时期的心田里点燃爱国主义心灵。
在江苏省越溪实验小学我作了一次爱国主义课题探索。依托地域文化为主脉引导学生由爱家乡到爱祖国。越溪古称越来溪,这个有故事的地方,从春秋传诵至今,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了。越来溪这个千年古邑,历经沧桑兴衰,积淀了深厚的吴文化底蕴,在跨入新世纪后,发展速度迅猛,一个具现代气息的新城已经崛起,然而,在这个大折迁、大建设中,许多古村落遗存拌着推土机的轰鸣声,湮灭在尘埃中,永远地逝去了。
历史古建筑,它所存在的文化信息是多方面的,有建筑的外观、装饰、材料,也有建筑的时代性、地域性、风俗性和民族性,还有建筑的设计者、施工者、居住者以及他们的地位、身份、性情、思想………这些内容所构成的文化整体是永远无法复制和还原的,一旦被破坏或毁灭,它的文化信息、它的文化内涵、它的文化价值也就随之泯灭。
为了把越来溪古代文明保存在现代人的回忆中,让古代的辉煌来励志当代。并由此来热爱家乡。我根据历史记载,在校园里把已消失的古建筑来重新命名新建筑。例:
恩荣楼(为铭记恩荣桥及越来溪历史而命名之)
瑞泽堂(为纪念我校创始人——首任校长周瑞伯先生和第一位教员倪思泽先生而命名之。)
绮川楼(为一个古村落及一大批古代名贤而命名之)
芝秀楼(为卢家浜及明朝俩名贤而命名之)
洄溪楼(为纪念清朝名医徐大椿而命名之)
并通过现代装置艺术镌刻碑文,在洄溪楼注有这样的铭刻:“……洄溪草堂俗称老江北园,系清乾隆时江苏吴江处士徐大椿晚年隐居之地。徐大椿勤奋好学,博学多才,尤精医术,行医故里,名扬四海。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奉旨赵京为大学士蒋溥、大司农李元亮等重臣、中贵治病,历时五月之处。后因病返回故里,结庐于吴县七子山南麓深坞野林之中,乃以号命其居为“涸溪草堂”。据传草堂存世百二十年左右,后毁于咸丰战火。现在洄溪草堂遗址旁,在一块高5米、长50余米的石壁上还保留着当时镌刻的31方石刻。
草堂边有一泓清泉,晶莹清澈。相传吴王夫差居吴城时,曾偕同美女西施住处避暑。西施以水为镜,梳妆画眉,故后人称之谓“古画眉泉”。徐大椿亲撰《画眉泉记》,其子榆村于嘉庆二年(1797年)聘请艺人叶逢金依文绘成《画眉泉图》。其文其图,现珍藏在上海医史博物馆。
1986年3月25日公布为吴县文物保护单位。”
 
 
 
五、        我想说的话
作为一个新会员,民进对我说犹如一部大典,要读懂它须提升自己的文化水平,而要读完它须用一生的时间。入会已三年,现在我想对组织表白一下我的感言:做最好的自己,做称职的会员。
叶志明2007年4月3日
  评论这张
 
阅读(5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