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玩天下 展示民間工藝 弘揚傳統文化

雅玩阁:欢迎朋友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有关 本人详细信息 苏州光福李建丰 身份证号:320524641125581 手机:18915584858 QQ:196873890 (有和本人需发生经济往来的朋友请务须看准本人真实信息,必要时可视频,假如朋友发现有人假冒我苏州光福李建丰进行行骗,请立即去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情,谢谢配合。希望各位朋友相互转告)

网易考拉推荐

文玩天下  

2008-12-26 13:52:06|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说文玩

陈鹏举

    文玩,可以解释为文人把玩的东西。文人和其他人对古玩的偏爱不尽相同。譬如玉石,两者间的差异不大,而玉被称之为石之精华,应该没有异议。可文人往往偏爱还是玉的初级状态的石。玉在我们的历史上,有着崇高的地位,所谓君子比德于玉,是说玉蕴含着人品的所有好的特征。因此,玉让历来的人们内心倾慕。也因为完美,玉也历来被看成一种荣耀和名贵。可文人和他人有别,甚至就是因为玉的完美,文人反而觉得疏远和陌生。文人向往完美,又因此努力创造着完美。文人明白完美其实是一种梦想,一个过程。文人遇见了玉,觉得玉浅显了自己的梦想,玉让心中的完美梦想变得似乎很现实,这种似乎的现实让人索然无味。哪像石,那么纯真朴实,怎么看也不到火候,有许多不足可以议论,有许多美意可以生长。这就有意思有感觉了。大一点的可以观赏,大文人米芾还喜欢拜它。小的可以治印。是文人书斋里的长物。石可以观赏到什么呢?应该是它的不成方圆,没有站相和坐相,这和文人的内心很像。“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亦如此”,这里的山不妨亦可看成是大一点的石。印石呢,也真是出奇,天下所有的颜色都沾了,石的所有的状态都顽固地坚持着,就像文人,总是很顽固,个性和天真的状态,无论怎样也坚持着。于是庭院里放块观赏石,心底安稳。书斋里少不了印石,可以把自己的名儿心里的话儿刻上去。还有案头的供石,和磨墨的砚,换成玉的,恐怕历来都是罕见。

    说了玉和石,不免要讲到金与木。金是金器,也是说青铜器。木是树木,更是说木器。金是金碧辉煌,是金玉满堂,是钟鸣鼎食。说到青铜器,首先是国家重器,更是和文玩少了干系。而木,却是文人的至爱。明清的家具,更多是文人的构想。经典的木材,譬如檀木、鸡翅、铁藜、楠木、榉木、核桃木,制作明清经典家具,文人是不容置疑的终极者。尤其是文人书斋里的木器,内中的审美智慧,达到了让人每每见了忘情的境界。文人文弱的内心,受不住镶金错银,更扛不住青铜器,哪怕是一个青铜酒卮。可文人就是喜欢木器。金的坚挺和精确的存在方式,让所有的想象归结成一种不变的指向。而木器是欣欣向荣的木叶换一种存在的方式,给人的永远是一种生气,无限的亲切和真切感受生命的美丽和它的无限可能性。也因此,和表示奢华的金器和表达尊贵的青铜器不同,木器的构想拥有自由和灵性,可以成全一种委托生命想象的大美。就家具而言,明清的文人还真做到了。明清之前呢?文人也是这样的。譬如苏东坡,他画过拳石枯木图。他画枯木,无意间流露了他对生命的关注,和生命状态可能改变的敏感。他把木和石画在一起,又分明是文人情怀的不可改变。文人的心是相通的,尤其是大文人的心。大观园中人的困扰,无非就是“金玉良缘”和“木石因缘”的困扰,这种困扰的出现,无非就是《红楼梦》的作者是大文人的缘故。

    文玩的特点,还可以在陶和瓷上看出名堂来。十几年前,几乎每个星期都逛古玩地摊。后来还约不少文人去。鲜明的是,文人去那里,无论是初次还是许多次,他们留连的总是陶器。在地摊,可以遇见的陶器和瓷器价钱都不大。可见偏爱陶器不是钱的问题。而是陶器和瓷器不同的地方,让文人可以说是齐刷刷地站在了陶器一边。陶器和瓷器,就像石和玉,也像木器和金器。后者是一样的尊贵和完美。而陶器和石和木一样,总是那么高古、那么粗拙、那么不修边幅,那么灵性和自在。瓷是伟大的,它在世界的眼里,和“中国”同名,它是中国人发给世界的尊贵和完美的名片。陶器是瓷器的少年时代。少年永远让人感奋。文人喜欢陶器,因为文人最难忘少年时代,文人最羡慕不失天真的艺术、文字,自然还有流淌着先人天真气息,至今竟然还可能面对的器物。拍卖行的槌子,总是为明清的官窑瓷器而落,这些瓷器的价钱也只有金器和玉器可比。因为美好的生活祈求永远,金玉满堂是祈求,秘色清华也是祈求。文人也祈求美好,可文人的美好是在心里的,枕石醉陶已经足够,拳石枯木已经忘情。至于这石这木这陶,值多少钱是无关于心的。黄花梨和紫檀的明清木器现在也是价值连城了,然而一是文人和这黄紫两木收藏的缘分不大,二是文人是很不至于会变卖书斋里的木器。陶器看来是没什么机会和瓷器飙价的,这在别人眼里是个问题,可在文人心里恐怕永远不会当一回事。

 

 

文玩

从历史来看,“文玩”向来是专业收藏人士的“宠爱”。因为其一,“文玩”具有浓厚的文化价值、历史价值,尤其是那些古代名人使用过的“文化用品”,不仅流传有绪,而且放在书案上,更彰显收藏者的修养与气质。其二,“文玩”适合把玩。把玩的过程实际上是文玩与收藏家“情感沟通”的过程,用句时髦的话说就是“人与物品之间互动性更强”,这是“文玩”胜过书画、瓷器的独特魅力。其三,“文玩”麻雀虽小但也五脏俱全。如文玩中的笔筒,其材质种类繁多,如瓷制笔筒、竹雕木雕笔筒、玉制笔筒等,虽然说都是“小器”,但是往往在制作上也都是穷工极巧、精雕细琢,再如一些玉雕笔洗也是选用比较珍贵的玉料进行加工,尤其皇家御用的文玩选料、做工更是精湛。因此从审美角度来看,“文玩”无疑也有了极高的艺术价值。  所谓文玩,指的是文房四宝及其衍生出来的各种文房器玩。文房四宝尽管创始很早,但一直发展到唐宋时代,即传统书画艺术趋向成熟完善和文人士大夫集团形成以后,它们才真正找到并且实现自己应有的地位和价值,成为文人学士乃至帝王官宦书斋案头不可或缺的器用。  文玩的一大特点是小巧。作为书桌案几之玩用,一般大不盈尺,小不足寸,既可供设于案上,又可把玩于掌中,可远观,亦可近取。特别是有些赏玩摆件,往往是大块的浓缩,大件的缩小,小中见大,芥纳须弥,古玩界又有“小器大样”之说。

  文玩的另一特点是雅致。其材质、工艺往往体现文人学士之情趣品位。工匠艺人们大都是适应文人的审美情趣而奏刀操觚的,有的直接出自文人的创意,甚而有的本来就是文人雅士偶一为之的即兴之作,因此文玩的文化内涵和积淀最为丰富。那些留有文人学士题铭刻款的文玩如今已成为收藏焦点。

  文玩的还有一个特点是芜杂。古玩界常常将之归类于杂项、杂件。一是器型杂,即便从每项独立的文玩来说,其器型之纷繁亦可谓千变万化,典型如水注(砚滴),其品种何啻千数;二是用途杂,分工往往很细微琐碎,各自为营互不相干,而且各件各样,少见重复;三是材质杂,举凡瓷、玉、竹、木、牙、铜、石、漆、料、玛瑙、紫砂、水晶等,无所不用,最具代表性的是那些便于文人学士亲自操觚奏刀的竹、木、牙、石之类,而且其久经抚玩会产生滋润莹厚的包浆,时间愈久愈发可爱。材质最为广见的陶瓷,其可塑性最强,几乎可以仿制其他所有材质的肌理质感,这在清乾隆年间运用最为淋漓尽致,所谓“钱金、镂银、琢玉、髹漆、螺甸、竹木、匏蠡诸作,无不以陶为之”(清·朱琰《陶说》)。当时还发明了象生瓷。

  文玩的市场行情一直是稳中透坚。过去文玩以文房砚、墨为大项,随着“文房第五宝”印石的崛起,田黄、鸡血石等优质印石也备受瞩目。

  文玩之中,大都兼备实用和观赏的功能,唯有古代赏石一项(海外又称为“文人石”)独具赏玩之功,并逐渐成为一个独立板块,涨声悄悄响起来。这一方面是受到海外藏家趣味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因为其艺术和人文价值日渐被广泛认同。

 

  评论这张
 
阅读(10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